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36-酣畅淋漓四个字太能形容这场欢愉了(HHH

作者:舒舒字数:3101更新时间:2023-05-25 17:52:09
  沉宴爱怜揉着她的后脑勺,没强硬地拉她起床,只是跟楼下的人说她身体不舒服。
  沉力关心地问了几句,让张妈准备了些范思思爱吃的。
  钱佳佳听好友徐静说了些关于沉家的事情,那个妹妹是沉力前妻的孩子。
  方韵曾做过亲子鉴定,才允许沉力去接的人。
  家里人有意撮合她和沉宴。
  她对沉宴没有什么兴趣,总觉得他整个人端着,高冷得让人无法靠近。
  学校有人追她,她没抵抗住,就答应了对方。
  前不久她央求着沉宴借口去y市看漫展,都是为了瞒住家里。
  她出生在那样的家庭,联姻就是她的使命。
  爱情,沉宴必然是给不了她的。
  她要趁着年轻,体会爱情的欢愉。
  沉宴还挺配合,当晚就同意了帮她打掩护。
  她对沉宴这个人的好感度提升了些。
  席间,方韵很热情,俨然将她当成了未来儿媳妇。
  不过她深知,这一切不过与她父亲位于高位有关。
  吃过饭,沉宴准备上楼,被方韵拦住了,笑着说:“晚上静静说去玩,女孩子出去不安全,你也跟着吧。”
  钱佳佳应声:“我们准备去清吧,你要不要去?”
  *
  范思思确实是累了,昏昏沉沉地睡到10点,才发现沉宴一直没有上来。
  她翻了个身,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  起身下楼,麻将房里传来大人的声音。
  客厅里没有人。
  张妈告诉她,沉宴他们去了酒吧。
  范思思心里酸酸的,他没给她发消息。
  她拿起手机给沉宴发微信,提示音在客厅里响了下。
  他没带手机。
  她拿起他的手机,密码她知道,出于尊重,她从来没打开过。
  微信震动了下,提示界面写着钱佳佳的名字。
  鬼使神差的,她点开了微信。
  “你去哪里了?”
  往上翻,多是钱佳佳的对话框,她说央求着他帮忙瞒着家里。
  点出聊天界面,她发现她的微信是置顶,备注是乖。
  最新的聊天记录除了钱佳佳就是林思哲了。
  林思哲:“徐文丽被你整的转学后去了叁中,认了那片的老大做哥,扬言要报复你呢”
  他继续发了个捂脸笑的表情:“你爸是市长,你要悠着点啊,这女人狠起来,真没男人什么事。”
  没有沉宴的回复。
  范思思望着窗外,有点担心。
  他手机里没有太复杂的内容,她将那条已经查阅过的微信消息标记未读,准备关掉手机。
  手指不小心碰触到了备忘录。
  “1月20号姨妈,20-24姨妈期,25-28安全,29-7危险,8-16安全”
  范思思对避孕套过敏。
  她心里曾介意过他射进阴道的行为。
  心中百感交集。
  备忘录下面记着她的喜好,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。
  她以为他这种学霸,过目不忘,根本不需要记笔记。
  到头来,好记性还是不如烂笔头嘛。
  她关掉手机,刚准备上楼,听到了张妈的声音:“沉宴回来了。”
  范思思回头看他抖了抖身上的雪,诧异地问:“外面下雪了吗?”
  “嗯。”沉宴看向她,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,“凉不凉?”
  张妈在,范思思的脸微热,垂眸:“凉,你喝点热水暖暖。”
  他走至客厅,找手机。
  她跟在后面问他是不是找手机,他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,顺便把她拉坐在了沙发上,轻声问:“怎么下来了?找我?”
  “你手机刚才响了。”
  沉宴瞥了眼,没打开看,捏住她的小手:“还想做爱吗?”
  张妈就站在不远处,她咬了下唇:“你还说要收敛的。”
  “我没收敛吗?从进门到现在,我和你都没有负距离接触过。”
  范思思抽回了手,吸了口气:“你越说越过分,我不要理你了。”
  沉宴嘴角扬起,拉住她的手腕,把她拉到了怀里,额头抵住她的,眼眸深沉。
  “下来是找我的吗?”
  他手箍得很紧,她根本挣脱不开,眼见麻将室的散场的声音越来越大,她急切地喊着他:“沉宴”
  沉宴扣住她的后脑勺,衔吮住她的唇,声音贴着她的唇:“嗯?”
  喉咙里发出的嗓音,暧昧低沉。
  范思思身体里的情欲被勾起,又急又紧张,她承认了:“是,我是找你的,求求你了,你妈看到要杀我的。”
  沉宴被她可怜急切的目光逗笑了,松开了她。
  方韵见沉宴提前回来,便问他们几个去了哪里。
  沉宴说她们去了小姨家里。
  范思思想起刚才的微信消息,钱佳佳是不是喜欢他。
  *
  沉宴洗漱过后,看她站在窗边看窗外,周身阴郁。
  他下巴贴在她的肩膀上,身子压过去,低声问:“y市是不是不下雪?”
  范思思偏过头,恰好拂过他凑过来的唇,呼吸交缠,吻密密麻麻,她闷哼了声,脸颊滚烫,声音虚软:没有这么大的雪我第一次见。
  那试试在这里做怎么样?坚挺的欲望抵在她柔软的屁股蛋上你,掌心罩在雪乳,揉捏着,呼吸灼烫,“嗯?乖想要吗?”
  “哥,有点冷。”房间开了地暖,明明很暖和的,她却感觉冷。
  沉宴捏住她的下巴,站在她身后迫使她跟自己接吻。
  致命的诱惑。
  他自诩比同龄人成熟稳重,却没想到比同龄人更恶劣。
  还有比占有亲妹妹更荒诞的事情吗。
  火热的舌头侵入柔软的口中肆意搅弄,探入喉头,口津交换,沾染着彼此的气息。
  温热的掌心所到之处,燃起火苗,他解开浴袍,抚触着她坚挺饱满的乳房,微微将她向下压。
  戳在屁股缝里的性器坚挺灼热,窗外白皑皑,范思思扭过头看他:“沉宴我爱你”
  沉宴喉头滚动,紫黑坚硬的肉棒塞进了臀缝里,寻着柔软的花瓣。
  “乖,今天这么容易动情的。”
  范思思说不出胸腔里翻涌的情绪,究竟源于什么。
  只觉得好爱他,好爱好爱。
  想把自己彻底交给他。
  花瓣被龟头撑开,穴肉急切地吸着肉棒进入,她弯下腰,细白的手指按在玻璃上,他眼眸沉了沉,用力挺腰,粗长的肉棒捅开软肉,一插到底。
  “唔”
  白嫩的手指泛着红,她呜咽了声,忍下了刺入的疼痛酸爽感。
  他舔了舔她的耳垂,轻轻咬着:“乖,像下午那样叫给哥听。”
  “唔这样有点深沉宴我的腿软”
  她扭动的屁股被他压住,肉棒插得更深,嫩穴被肏得合不拢,嫣红的穴口微张,吸裹着粗硕的肉棒,交合处滴答地流淌出蜜液。
  “乖好紧,舒服吗?哥肏得乖舒服吗?”沉宴揉捏着她的乳房,捏住乳头拉扯,娇软的身躯被他顶得往玻璃上耸动,乳房压在冰凉的玻璃上,冰火相容,无以言表的舒服。
  她整个身体被压向了玻璃,白雪在路灯的照耀下泛着光,她嘤咛着:“哥舒服啊沉宴不要往里顶我受不了啊好深好重”
  沉宴知道这个时候的她是要高潮,惧怕高潮来的爽感,过分强烈。
  他深深撞着,低笑着,凝着身下,肉棒整根插入,拔出,淫水滴答落地,交合处泥泞一片。
  “乖,喜欢哥的鸡巴吗?”
  花穴里蜜液涌出,浇灌着龟头,高大的身躯压向她,她的上半身贴在玻璃上,乳房被压扁了,乳头拉扯泛红,透着诱人的意味。
  她偏过头索吻,他低低地笑着:“好骚”
  范思思被他吻得浑身颤抖,思绪混乱,语不成调:“喜欢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啊肏得好深要来了”
  缩紧的小穴吸吮着肉棒,他压向她,捏着阴蒂,狠狠地肏弄起来。
  她说话本就柔软温柔,若是带了媚意,简直要人命。
  每一下都好似要将她干穿,深而重地操弄,阴蒂被把玩着,她受不住地尖叫出声,汩汩蜜液从花心涌出,顺着腿心流淌。
  他压着她的屁股,揉捏着乳房,拉扯着乳头,手指依旧按压阴蒂,给予她多方刺激。
  重重地干了百十下后,她叫得愈发娇媚。
  “啊哥我要死了求求求求你不要肏了哥太长了顶到子宫了”
  沉宴的手指插进她微张的口中,模拟着肏穴的动作,在她口中抽送。
  “乖,真骚哥喜欢这样的乖”
  她的口水随着手指的蠕动,流淌下来,暧昧淫荡。
  花穴迎来了极致的快感,喷发而出。
  沉宴不再忍着欲望,掐着她腰,深重地肏了几下后,喷射出浓浓的精液,灌满小逼。
  花穴嫩肉颤动着,她身体软绵绵的,往下滑。
  他扣住她的腰,将结合处紧紧贴合,舔吮着她湿濡的后背。
  高潮重地小逼又热又紧,箍紧他的肉棒,巨大的快感侵袭着沉宴。
  酣畅淋漓四个字太能形容这场欢愉了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