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不要碰我的兔尾巴 第31节

作者:乌鸦坐在熊背上字数:3562更新时间:2022-06-05 21:50:22
  她想活着,安妮摸出匕首,在荆棘地里犹豫一秒钟,刀刃还是对准了自己的心脏。
  “老二!别追了!那边的兄弟说亚瑟已经在来的路上,我们快跑!”荆棘地外忽然有人大叫着,语气慌张,不似作假。
  “跑个屁!马上就到手了,怎么能轻易放过她!”
  “可是……”
  “大家伙儿都麻利点,想想亚瑟平时是怎么对我们的,这个贱人又害死我们多少兄弟!今天说什么也要把她抓来解解恨!”
  鬣狗和亚瑟积怨已久,闻言都沸腾起来,摩拳擦掌要报仇雪恨。
  安妮的心微微酸疼,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骗她出去,可仅仅只是听说他来了,可能是来找她的,安妮就放下抵在胸口的利刃。
  她无论如何也要活着见到亚瑟,即使只有最后一口气,她也要见到亚瑟,无需责怪,无需解释,无需告别,她只是想对他笑一笑。
  如果有一天他想起来了以前的一切,想起他的热烈与赤忱,他也会想起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寒冷夜晚,她曾为了他们共同的约定,在坚定地等他。
  就像他曾经等了她无数次那样。
  安妮不能继续呆在荆棘地里面,在这里面她只有死路一条。
  她忽然有了巨大的力气,瞄准时机,趁其不备,迅速地窜出去。
  “出来了出来了!快追别让她跑了!”
  鬣狗们追逐着安妮,安妮又钻进荆棘地里,鬣狗们照常兵分两路,一边去出口堵安妮,一边钻进去抓她。
  要去堵住安妮的鬣狗在缝隙口等了很久,见还没有动静,意识到不妙,果然,再回去的时候,两只围追那女人的小鬣狗都被割断了喉咙。
  鬣狗群损失惨重,只剩下老二在内身体强壮的三只大鬣狗,和两个机灵的小鬣狗还活着。
  “老二,别追了!现在跑还来得及!”老三着急,一旦亚瑟抵达荆棘地,他们仅剩的血脉肯定就全没了!
  老二的眼睛红到滴血,他怒吼一声。死去的小鬣狗是他的亲儿子,他的亲大哥也被这贱人暗害。
  他今天就算死,也要拖着那个贱人下地狱。
  老三知道他劝不动老二,他也不再劝,“愿意跟我走的就跟我走,要想死的就留在这里。”
  老三不管老二,自行避难去了,剩下的鬣狗也不敢久留,全随老三跑了。
  只有老二,他握紧拳头,顺着血迹追去,愤怒之火消灭他的理智,他只想要杀死安妮。
  安妮往亚瑟来的路奔跑,她的肺部被刺骨的寒风灌得生疼,小鬣狗尖锐的牙齿咬下她小腿上的一块肉,流淌的血染红纯白的袜子。
  大鬣狗很快追上她,他看出安妮又要往荆棘地钻的意图,迅速地扑上来。
  安妮其实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,在她看来的拼尽全力的逃跑,在老二看来,和快走也差不多。
  他薅住安妮的头发,将她拖进隐蔽的荆棘地边缘。
  “跑?想跑?”老二扯着安妮的发根,挥掌扇在安妮的脸上,安妮的半边脸瞬间麻木,痛到失声,眼泪也止不住地流。
  “亚瑟也是个贱人,一天天垮着张臭脸,他那个死老鼠般的表情,看见他我就反胃,他在外面养的女人你知道吗,那个舞蹈家,啧啧,可比你会多了,装一副道貌岸然,你们全都不是好东西!”
  老二面部扭曲,他揪着安妮发根的手愈发用力。
  安妮咬牙,肮脏的鬣狗,狗嘴里说不出一句好话,她不允许亚瑟被如此辱骂和污蔑。
  她艰难摸出匕首,刺向老二的腹部。
  老二没料到贱人居然还有反抗之力,情急之下松开手,安妮没有逃跑,而是扑上来和他扭打在一起。
  “你?有病是不是!”这个兔子像疯了一样,拿着刀就胡乱扎他,老二一时不察,竟然也负伤了。
  他的力气终究还是大,扼住安妮的喉咙,提起安妮摔在地上,安妮五脏六腑都好似移了位,猛地咳出血。
  安妮还未从剧痛中缓过神,鬣狗踩住安妮的手腕,左右碾压。
  “啊啊啊啊!”安妮侧身想挣脱,她抑制不住隐忍的惨叫声,眼泪模糊视线。
  鬣狗踢开安妮脱手的刀,他踩在安妮的胸口,脚尖抵着安妮的下巴。
  “亚瑟可真有福气啊,家里一个,外面一个,”老二轻佻地拍拍安妮的脸,“你说亚瑟还会要你吗?一个不清不楚的女人?”
  安妮不肯说话,老二啧啧啧几声,脱下裤子,“来试试吧,有洁癖病的亚瑟,看见自己的老婆被别人睡了,会不会比直接杀了你,更加有趣呢?”
  第50章 番外之亚瑟忘记了安妮七
  安妮恶心作呕,她推搡着,闭上眼睛,虚弱地哀求,“不要……求求你了……你杀了我吧……”
  鬣狗压在她的身上,他兴奋地想要脱去安妮的衣服。
  安妮希望有人能尽快结束她的噩梦。
  “噗嗤”一声,滚烫的鲜血滴落在安妮的脸上,她睁开眼,身上的鬣狗不可置信地看着捅穿身体的匕首,随即身体如断线的风筝,被抛出去。
  亚瑟擦擦手,手帕扔在地上。
  他的目光沉寂,俯视着衣衫不整,狼狈至极的安妮。
  众多火把照亮整片荆棘地,没有亚瑟的吩咐,护卫无一敢上前。
  明明是百人的队伍,此刻却安静得只能听见火把燃烧的噼啪脆响。
  “亚瑟……”安妮呜咽着,她一看见亚瑟,就忍不住委屈,身体的疼痛好像放大了一万倍,“我好痛啊……”
  亚瑟脱下外套,披在安妮身上,他将安妮搂进怀里。
  受惊的兔子仍在瑟瑟发抖,她依偎在亚瑟的胸膛,哭得一抽一抽的。
  亚瑟抱起兔子。
  “去把剩下所有的鬣狗抓回来。”
  “我要活的。”亚瑟又说。
  苍鹰停落在地面,它歪着头,流露出类似于担忧的情绪。
  安妮在亚瑟的怀里安然昏睡过去。
  亚瑟还是喜欢她的吧,安妮想,亚瑟的心跳好快啊。
  亚瑟抱着安妮坐上鹿车,鹿车飞快地行驶,颇有些颠簸,但是亚瑟的怀抱温暖稳重,足以抵挡所有的不安。
  “亚瑟……”安妮小声地呢喃,“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……”
  亚瑟沉默着,他抚了抚兔子紧皱的眉心,拨开她脸颊上混着血液与汗水的杂乱的发丝,露出兔子肿胀青紫的脸,和脸上细小的划痕。
  就连空气也是沉重的,他甚至不能呼吸,亚瑟被胸腔里闷燥的怒火激得头疼,他不知道在气谁。
  兔子,她可以心术不正,可以别有所求,可以做最坏的事情,哪怕是死,她也要死在他的手里。
  没有人拥有轻易地夺走兔子生命的资格,也没有人能够轻贱她,
  她是属于他的。
  她是完全属于他的。
  给兔子清洗身体的时候,兔子很乖,她靠在亚瑟的肩膀上,迷迷糊糊地配合着。
  亚瑟将兔子安置在他的卧室,她睡得很不安稳,需要虚虚地拉着亚瑟的手指,依赖地贴着,才勉强平缓呼吸。
  医生是老狐狸找来的,和老狐狸的老相识,经验丰富,安妮清醒的这天,亚瑟并不在,老狐狸欢天喜地地摆了一盘子水果,要向安妮展示一下削苹果皮一整根不断的技能。
  安妮靠在床头,忍不住笑出了声,她一笑就牵着到脸上的伤口,疼得直吸气。
  安妮小口小口地啃着苹果,老狐狸却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  他起身观察门外,确定没有人,又将门仔细关严,慢吞吞走到床边。
  “鬼鬼祟祟的,你做什么,想暗杀我?”安妮继续啃她的苹果,还有心思开玩笑。
  “……”老狐狸愁白了脸,他说,“你怀孕了,两个多月。”
  安妮僵了一下,她顿时失去了胃口。
  “我不知道亚瑟会有什么反应,还不敢告诉他,”老狐狸苦笑着,“你的孩子还挺坚强,这样都还活着。”
  安妮拿着苹果,她应该欣喜的,毕竟是她央求亚瑟同意和她生一个孩子,他们曾经凑在一起,研究很久孩子的名字叫什么。
  亚瑟一直担心孩子会给安妮尚且稚嫩的身体造成损伤,但并没有,即使经历过生死逃亡,孩子依然健康,安妮也很健康。
  “我老朋友的嘴很严,他不会透露给任何人,这件事我们都帮不了你,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告诉亚瑟吧。”或者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。
  老狐狸和安妮一样了解亚瑟,亚瑟心狠的时候毫无情面可言,他连安妮都可以赶走,更不可能认一个毫无印象凭空冒出的孩子。
  老狐狸离开了,安妮呆靠在床头,如凝固的阴影。
  亚瑟回来时,正看见兔子手上拿着一个氧化的苹果发呆,她的眼眶好像红了,是哭过吗?
  “安妮。”亚瑟唤了她一声。
  安妮蓦然抬首,冲他僵硬地弯了弯嘴角。
  连笑容都这么勉强。
  “你在想什么?”亚瑟温柔地捧着安妮的脸,他仔细地观察着兔子的表情,她的确哭过,就在刚才,眼角濡湿,鼻尖微红。
  “没什么。”
  兔子想要撇开脸,她的眼神躲闪,遮遮掩掩,一定有事情瞒着他。
  亚瑟不满足于兔子敷衍的态度,明明最开始的时候不需要他问,她就会将每天的事情告诉他,连萝卜在夏天更涩冬天更甜她都要反复说好几遍,一只普普通通的黄鹂鸟唱歌她也能编一个推荐广告,不厌其烦地在他的耳边唱歌,以期望他能和她一起参加无聊的歌唱宴会。
  “到底在想什么?”亚瑟的手微微用力,将兔子的脸禁锢在手心,“安妮,不要骗我。”
  安妮被迫直视亚瑟压迫感强烈的目光,她觉得有些心慌,“我……我在想,我还是王后吗?你会不会又赶我走……”
  这个理由说服了亚瑟,他逼近安妮,轻轻地问,“那你想成为我的王后吗?”
  “……想……”安妮的声音只是短促地响了一下,剩下的全被亚瑟吞咽在唇齿之间。
  第51章 番外之亚瑟忘记了安妮八
  亚瑟用指腹抹去安妮唇角光润的水渍,又低头亲吻她的额头。
  安妮恍惚回到亚瑟还没有失忆的时候,他也喜欢这样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